? 上一篇下一篇 ?

《夢游幽靈城》

    一陣柔柔的晚風輕輕的吹來,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似輕盈,我慢慢的下了床,票著走進了一個又黑又大的地方,這里好像是另一個世界,沒什么感覺,只是覺的特別的冷,這時我感覺有人在喊我,是誰了,誰在喊我,沒有看到人影,只是覺的這聲音像千里傳音似的,一聲聲的聲音回蕩在這個黑暗的世界里,是誰在叫我了,仔細一聽,原來是媽媽叫我吃飯,不行我的回去,可就在爭開眼睛的時候,我感覺全身無力,好像整個身體跟床粘在一起,沒辦法,我只好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,你們先吃我在睡會,說完就又睡了起來。


    也許是我第一次讓這個奇怪世界吸引了我,我竟然又來到了這里,和上回不一樣的是我來到了這個地方的一座城,城門的最高處掛著一張牌上面寫著“幽靈城”三個大字那三個字好像會飛一樣向我飛過來,我慢慢的念著幽——靈——城,天哪這不是傳說中的地獄嗎我怎么來這兒了,頓時我覺的自己掉進了萬丈深淵,還好沒有鬼出現在我面前,否則非的把我嚇死


    說來就來,烏——烏——烏一聲聲的可怕的聲音從遠處傳來,近了…近了毛骨慫然的聲音使我連站住的勇氣都沒有了,可我還是堅持住了,聲音有點顫斗的說:“你是誰,是人還是鬼啊,有本事你出來啊,我不怕你。出來啊!”整個黑暗的世界除了我的喊聲,和那可怕怪叫聲,好像真的沒什么了。


    這時候隨著那怪叫聲的由遠而近,一個披著長發的女人向我走過來,不,是票過來的,隨著她對我的接近,隨著一股冷風向我吹來,冷的我直打寒顫,她完全接近了我,長長的頭發,一張如墻皮的臉,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含著淚水,白色的衣服好像被血染紅了似的,失去了它原有的顏色,你是鬼還還是人啊?


    鬼?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嗎?


    不相信,我肯定的否決了她,感覺實在是太可笑了,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鬼了,同時也有點不解,她為什麼要這樣說她自己了?


    她看著我不相信的眼光,沈默了許久,忽然問我:


    “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我不是人……”


    不是人?不是人你會是什麼啊?覺得她有點無理取鬧,我討厭她的,從頭到腳看下去好像除了那雙園溜溜的眼睛沒有什麼看頭了,我不想跟她說話,更不想讓她靠近我。我向後退了三步。


    你別過來,別靠近我,我討厭你,看著她那慘白的臉更是讓我無比厭煩,她詫異的看著我,見我一副慌張的神情,她看著我笑了笑對,郁悶,她也會笑?我不緊懷疑她是否從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神經病病人了。


    看我遲疑,她轉過頭看了看不遠處的那個地方(因為太黑,我并沒有清楚的看到),她在看什麼?此刻她心里在想什麼,我全然不知,也不想問,靜靜的站在那,很久很久。


    不知這樣維持了多久,她轉過身問我“你知道這里是哪里嗎?”這一問還真問住我了,我確實不知道這個陰深深的地方是哪了,我知道在這里待的沒一分鐘都很不自然,加上又冷,我幾乎都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了,此刻我更想回家,見我不說話,她便自言自語的繼續著她想要說的,好像此刻飛得讓我知道似的。


    “這里是地獄……”


    什麼?地獄,她還想說什麼,我完全驚呆了,可以說是被嚇得快沒知覺了,剛來到這個地方,我就覺得奇怪,特別是那三個大字在向我飛來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勁了,只是我不愿相信這一切,更不愿相信眼前的這個瘋女人說的不著邊跡的話了,我假裝徵訂的笑了笑


    地獄?開什麼玩笑啊?以為我傻啊?這里要是地獄,那你是誰啊?難不成真的是鬼嗎?原以為我的話能讓著個瘋女人清醒,沒想到卻被她的從容應對下個半死。


    “我本就不是人,是鬼,只是你不相信而已”。她的眼睛園溜溜的轉個不聽,雖然她的臉是那麼的嚇人,讓我不敢靠近,但是她那一臉的真城讓我不得不信,更何況處在樣的環境下,我好像除了相信沒有別的選擇,心里不僅一陣陣心慌,怎麼辦啊,好像自己此刻迷失了方向似的,不知該怎麼走出這兒,不僅一陣後怕,見我這樣,她像是安慰我似的,“你不要害怕,我不是一個惡鬼,我不會傷害你的。”


    聽著她的話我怎麼這麼無奈,又這麼想笑,心想,廢話,哪個鬼臉上會寫惡鬼二字了?但現實不容我多想,畢竟她真的沒有靠近我,也沒有傷害我,而我現在也只能乖乖的陪著她,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什麼了。


    你是怎麼死的?不知哪來的勇氣,我問了她離開這個世界的原因,問完我又後悔了,天吶,她可不是人唉,她會告訴我嗎?要是我惹惱她,她會不會傷害我了?一連串的問題在我腦海出現,沒有誰可以告訴我答案,也沒有誰可以為我證明什麼,唉,不由的悲哀由上心頭,心里越發想家,想媽媽,可是現在誰又能救我了?我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

    原以為她不會說的,甚至我很有可能將她惱羞成怒,把我……,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,她對我的問題沒有生氣,沈默了片刻給我講起了她的故事。


    三年前,我大學畢業,很快就找到了一份的工作,工資待遇還算不錯,我也還算喜歡這份工作,當時因為我和我男友是異地戀,畢業後,他說到不了一個城市,兩地分居的生活他受不了,所以我們就分手了,那段期間我很痛苦,我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工作,加班加到幾乎忘了吃飯,一個月下來我搜了好多,但是我很快樂,因為在忙碌的情況下我才可以不想他,那樣我就不會很痛苦,直到有一天,大學同學聚會,我本來不想去,因為我知道這次聚會他也會在,我怕到時候自己承受不了,會哭,會喝酒,甚至會和他的現女友吵起來,可就在晚上我接到一個電話,是他打來的,我不知道是高興,還是無奈,只知到自己沒有忘了他,卻拿著電話不知該怎麼說話,電話里傳來他的聲音:


    “最近好嗎?”


    “很好,你了?”(激動的其實是想說,我很想你很想見你)


    “哦,我也很好,今天同學聚會,你回來嗎?”


    “……”(沉默)


    “都是我們班同學,好久沒見了,趁這次聚會見見”


    “你有女朋友了嗎?”


    “沒有,我……還是一個人,自從我們分了,我一直都是一個人。”


    “為什麼不……”


    “我忘不了你。”


    還沒等我說完,他就接了我沒有說完的話,我楞住了,沒聽見我說話,他繼續問我,去不去同學聚會,心中一陣驚喜,我立馬答應了,於是我們就約好了晚上7點見面。


    看她說的那麼認真,我有點不忍心聽下去了,但她并沒有注意到我此刻的表情,仍講述著她的故事,晚上下班,她匆匆忙忙的簡單的收拾了東西,來不及跟******們打聲招呼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。要知道,我平時都不這樣的,下班了,我總是最後一個先走的可是那天晚上,為了見他,我一下班就跑出了,帶著心情的激動,想著一年多沒見他會變成什麼樣的?是瘦了?還是胖了?帶著這些疑問,我恨不得馬上能飛到他的身邊。


    或許是惹怒了老天,那晚下起了大雨,她不顧一切的想要見他,最後卻是未能隨了心愿,反而還把讓自己成了孤魂野鬼。


    當我走到半路,進了一個小巷,那里很窄,又加上下起了雨,又是晚上,我完全沒有察覺到身後有人跟著,在我不注意的情況下,沖了出來從後面抱住了我,將我打暈,拖到一個小房子里,把我******了,在我醒來後看到自己那副狼狽的模樣,我受不了,我不能再去見他了,想著,我跑在了馬路,剛好一輛車路過也許是司機沒有看清楚,將我撞出了幾米遠,瞬時我的血和雨水華為一潭,司機見情形不妙,下車將我送到醫院,在我父母感到的那一刻,醫生宣告我已經不行了,在我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解脫了,我看到了他來到了我的床邊,聽著他呼喚著我的名字,我很開心,只是我再也不配他這樣愛我了。說著,她哭了,哭聲是那麼的凄涼,我實在不忍心在聽下去了,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怎麼去安慰她,現在我在看她已經覺得她不是那麼可怕了,我起身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,她擡起頭看著我說:“你不怕我了嗎?我可不是人,是鬼。”


    不怕了,你愿意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,說明你真的無心傷害我,我真的世上還有你這么好的鬼,說完我感覺心里輕松了好多。


    “他來了,我也該走了。”


    “誰來了?”我完全蒙了,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,正當我還想問什麼的時候,她已經不在了,剩我一人在原地發呆。


    她說走就走了,和他一起離開了,或許這次他們真的會很幸福吧,想著我笑了,卻不知該怎麼回家。心中仍是迷茫,正在這時,我聽到有人叫我,還是那熟悉的聲音,像千里傳音似的,仔細一聽才知道是媽媽叫我起床的。


    在我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早上7點多了,想著昨晚的,才知道一切都是夢,夢里,我到地獄走了一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