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上一篇下一篇 ?

有聲小說網推薦《直覺》

    方骸正走在一條路上,他有預感:只要他走到這路的盡頭會有意想不到的的驚喜。這個“意想不到”常使他浮想連篇。于是他決定走一下,看看到底有什么東東。


    他已經走了將近兩個小時了,腳都累的發酸了,路還是遙不可及。


    但方骸不會放棄,因為他知道一但放棄就意味著剛才的路都白走了。方骸不會輕言放棄。


    他挺起胸膛,豪邁的大踏步起來。就好像他每走一步,大地都被他震動起來。


    然而這種豪邁堅持不了多久,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前面的灌木叢里有個不友善的東西。他的直覺一直很準。有一次直覺告訴他明天會挨揍,結果明天真的因為考試不及格被他爸痛了一頓。還有一次直覺到他會中大獎,為此高興了好幾天,結果在小賣部買了瓶飲料中了再來一瓶。就連醫生也無法解釋他是怎回事。于是方骸視他的第六感為驕傲。


    方骸看向哪個灌木叢,頓時毛骨悚然。能讓他毛骨悚然的只有蛇和恐怖片了。這種情況下說是恐怖片也不現實。八成是蛇了。


    如果向前跑,蛇的本能一定會撲上去咬他。他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往回跑。剛才和蛇盯了一會,已經使它產生了敵意。對視是野獸挑釁的方式,方骸可不認為他斗的過這條蛇。


    恐懼使方骸的速度比平時快了許多。大概跑了三百多米,方骸就看到了一位開這拖拉機的老人。


    “大……大爺,停一下。您能不能載過去。我剛才看到了一條蛇。”方骸邊喘著粗氣邊說。


    “上來吧!”老人很熱心。


    方骸坐畢,便問:“大爺,您這是要去哪兒?”


    “回家。”


    “哪您家在什么地方?”


    “在前面差不多三百米的地方。”


    方骸頓時失望了。三百米,不就是剛才方骸遇到蛇的地方嗎?


    “可我就是在三百米的地方看到蛇的啊!”


    “哪怎么辦?——這樣吧,待會我到家就給你拿一把鋤頭防身。”


    “哦,好!”


    不一會兒,就到了老人家門口。老人下車進屋找了一通,出來說:“哎呀!小伙子,我忘了鋤被老婆子拿去田里了。該死該死!”


    “那你家有什么可以防身的東西。”


    “我也沒什么東西了。窮。倒是有一根攆狗的棍子,你要不要。”


    “要,要,要!”


    老人又進屋翻出一棍子,對方骸說:“給。”


    方骸帶著棍子上路了,來到剛才的地方。蛇更囂張了,躺在道兒中間專得方骸回來。


    方骸找了一塊磚頭,碰過去。可是命中率像第一次玩射擊的人一樣,沒碰著。蛇見狀,怒了,沖向方骸。方骸趕快舉起手中的棍子,可是沒來的及打過去,蛇就在他的小腳處咬了一口。


    可憐的方骸還沒看到路的盡頭就被蛇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