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上一篇下一篇 ?

你的“付出”會得到什么樣的“回報”

    在我們生活中有很多夫妻,感覺自己在關系里很辛苦,不被對方看見和理解,于是心生抱怨,認為憑什么只有自己付出而對方不付出。實際上,在任何關系里,從來沒有單向的“付出者”,每個人都是“付出者”兼“得到者”。只是沒有到失去的時候,你從沒有注意到。

    關系里,從來沒有單向的“付出者”,因為他們只看到自己的付出,看不到自己從付出中的獲得。比如,妻子多年為家庭付出,處處照顧丈夫的感受,這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好妻子,她從這樣的行為中獲得了一種滿足感。然而,當看著丈夫獨自要去做點什么,不那么需要她時,她就會感到很難受。于是,這些時刻,她常常代替丈夫去完成事情。當她繼續大包大攬,承受越來越多的事時,她的疲憊感急劇上升,滿足感開始下降,她開始埋怨先生為什么一點不替她考慮。而實際上真要她放下一些事情,不去干預,她又很難做到。所以,很顯然看起來是在為家庭付出,但是妻子更需要這種付出,來獲得自己在關系里的存在感。也就是說,在妻子付出的那一刻,其實她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那種感覺。只是,她以為做得越來越多時,這種滿足也將會越來越多,而這種滿足得到之后就開始下降,她才會在后來感覺到被虧欠。她想要先生給她回報,來彌補這種被虧欠的感覺,然而先生卻很難理解為何她似乎故意把自己搞得很辛苦。

    而先生也一樣,忍耐妻子會讓他獲得自豪感,覺得自己很Man,但他也因此承受更多的指責和委屈,當這種Man的感覺只減不增,他承受越來越多妻子的負面情緒時,也會埋怨妻子為什么不理解他的痛苦。所以,他們一開始為對方付出,都是為了滿足自己。到后來不再滿足時,常常以為是對方出了問題,卻忽略了自己最初從關系里的獲得。因為獲得這種滿足,他們的關系被卡在一個僵化的位置,想要更多,卻無法更多,然后開始無止境地埋怨對方。

    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妻子,默默忍受不計較的丈夫,這樣的角色分別給了這對夫妻滿足感,但顯然也帶來了其他難以調和的問題。當妻子一定要付出時,丈夫就必須接受自己是一個不能付出的角色;當丈夫默不吭聲時,妻子就必須接受自己是一個頤氣指使的角色。他們彼此特別想要在關系里的某種獲得,所以要讓對方在某些時刻,必須變成一個對應的僵化角色,比如不負責任,情緒化。

    所以,每一份關系,都是施與受的平衡,沒有一個人會在關系里被虧待。當你付出的時候,其實你也是在得到;當你得到的時候,其實也是一種付出。這樣,我們評估關系時就不能只看表面,只在意誰做了什么,誰沒有做什么,而要看到關系里存在某種深度的對等和平衡。

    比如,一個朋友請你吃飯,她付出了錢,得到了你的陪伴。你付出的是情感和意愿,得到了對方的經濟上的照顧。所以,在關系每一次施與受的交換之中,某方面資源是平等的,每個人都從這樣的交換中獲得了自己想要的,也給出了別人想要的。

    然而,你可能因為這種交換獲得某一種滿足,卻不能指望一次交換獲得更多、更深、更持久,或者更多種的滿足。關系能滿足你一部分的需要,但無法同時滿足你的其他需要,當你對關系的交換有太多不合理的期望時,抱怨就產生了。

    這時,我們需要從抱怨中去理解自己,看見自己付出所換回來的滿足,是否重要到必須把自己推到一個僵化的位置上,這樣我們才會因為被自己解放,而重獲在關系里的自由。

    當你有某種內在匱乏和缺失時,你就會特別渴望在關系里去得到,于是你會為此付出。同時,你得到這部分也會限制你,讓你不能去得到另外的部分。這就好比,當你把手伸進一個瓶里,如果你想死死抓住一個東西,那么在你得到的同時,你握緊的拳頭就無法拿出瓶口,你就沒辦法活出自由。那些在關系里痛苦的人,正是因為很想得到一個部分,所以才無法得到另外的部分。他們很容易理解成是對方和關系讓自己不能自由,卻很難意識到是自己的缺失限制住了自己。

    比如,前面所說的那位妻子,她缺乏自我價值感,所以她需要通過不斷付出,展現對別人有用來確認自己的存在,如此她從中獲得了短暫的滿足;然而,當她固守在用付出去獲得存在感的位置,她就無法擁有一段平等的、被珍惜的親密關系。那位先生也一樣,他缺乏對男性的身份認同,所以只能用避開沖突的方式,來顯得自己更像一個男人。用如此方式的自我確認,讓他一次次避開面對關系里的問題;當他固守在用不計較去獲得身份認同的位置,他就無法獲得一段深入的親密關系。

    有人說:“人生這場戲的最終結局,其實就是一個個選擇疊加起來的總和。”我們都是從自己過去的經歷中走來,曾經缺失的,會促使自己去做出一個又一個的選擇,這些選擇會部分滿足你,也會部分限制你,這會一次次決定你在關系里的位置,最終決定你的人生軌跡。

    所以,如果你感覺自己在關系里很痛苦,意味著你可能需要有一些覺察,幫助自己去看到,是什么讓自己卡在了關系里如此痛苦的位置。如此你才有機會真正走出痛苦,活出自己的新人生!